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无耻内弟的姦情
无耻内弟的姦情
「真是不讲理的人,住手啦!」和这句话相反,我的大腿正大大的张开着。 我一直认为女人的身体是相当的複杂,即使是被不喜欢的男人如强姦般的逼迫,那种很有技巧的刺激了女人敏感部位,当身体湿润时,女人早已经是无法抵抗,并且是完全接受了。因此只要答应插入过一次的话,女人以后就如同趺入深谷一般,永远无法爬起来。 我和他的关係,可以说是从那个时候起变得非常的亲密。 「狡猾的人,如此的不讲理……住手啦……」 透过拉下来的百叶叶缝阎,照射进来稍许的阳光,使得我的内腿显得性感动人。一想到好像是连续剧中所出现的情景一般时,更会令我觉得更加刺激。 「住手啦,不行啦……真的……」伴随着鼻音的出现,我说出了连自己都无法明白的话来。 他好像是逐渐的兴奋起来,裤子的前面已经是完全的膨胀起来。 「你虽然说我是个不讲理的人。但是,阴部却是如此的湿透,同时含着我三根的手指。糟糕啦……溢出来了,卫生纸早就不够了。」 湿透且发出「嘶嘶」声响,就在他插入拔出之际,终于,又挖起阴蒂来了。 「真厉害!结婚三年,完全是被你先生训练出来的。你以前可不是这个子。我记得第一次插入时是相当的辛苦,现在则是非常熟练的人妻。你虽然嘴巴说讨厌,但是却吸的这么紧,所以只有你先生一个人,是无法令你满足的。」 他叫做大泽,一下子就将手指拔出来,然后用手指擦了擦湿答答的手。我则是躺在沙发上,张开大腿瞪着他看,这并是一种怨恨。 「喂!早一点插入的话……」我说着,催促他。 如同要使我的猥亵欲情着急似的,他慢慢的脱下裤子,露出了下半身。 虽说是单身,但是看起来不像。从丈夫所无法比较坚梃粗大的阴茎来看,我的心里是非常的清楚,他应该是结过婚的男人。 他的阴茎闪耀着光辉,长度及宽度都是惊人的,有着複杂的曲线,浮现出青筋,并且脉搏在跳动着。 他用一只手抓住,「已经是如此的勃起,我想要插入你的体内。」说完,靠近我的脸颊。 不是热气,只有滚烫的感觉,积满了子宫核心的淫慾花蜜喷到了腔口,人妻的矜持早就不晓得飞到儿去了。 「真的是在虐待我……」说完,我一直瞪着他。 他则是一副早已看穿我的样子,勃起的龟头摩擦我的唇部,令我的脖子觉得趐痒起来。如此猥亵的性感令我发狂之后,接下来,将我的胸裸露出来,压住我的乳房。 「啊啊,快住手啦……」我不由得吶喊起来。 「嘻嘻!还没有啦,好色的人妻,这样就认输的话,你怎么称得上是课长夫人呢?」 「哎呀……我不知道啦,不要虐待我嘛……」 这回他将勃起的阴茎闯入我的阴毛处,头端则向下滑,很有技巧的玩弄充血且暴露出来的阴道处,一边发出粘粘糊糊的声音,一边则是不断压迫耻骨。 「讨厌……嗯……已经是……啊……啊……嗯……」 「怎么样,想要捅入是吧?你就老实告诉我嘛,说『想要捅入阴道内』,说啊!」他的嘴角露出了笑容,很狡猾的瞪着我看。 他一边观察我的各种表情,一边则是很仔细的搔弄我柔软阴唇的周围,并且继续不断这种令人讨厌的巡逻。 我已经是按捺不住了,「啊……啊……嗯……呜……」一边喘着气。 「快点,拜託啦……快将阴茎整个插入阴道中……」猥亵的言词从我的口中说出来。 事实上,那天是第五次和他见面。 「说的很好,太太……」说着,他更加用力的刺入我那突起的阴蒂。 「喂,快点嘛……」 「什么快点嘛……」他一边如此的说道,又要令我着急了。 我的身体已经是抽筋了,屁股则自个见不断的来回摆动。如此的令我着急的话,我会发狂,并且变得很奇怪,我是一刻也无法等待了,再等下去的话,只会不断的抽筋,或许会紧紧抱住他也说不定。我那柔软膨胀的阴唇,如同是金鱼的嘴巴上下摆动着,这一点是我是非常的清楚。 他的目的好像是要引诱出女人的猥亵及迷乱。在这种情况之下,应该是可以快点插入? 突然他将两腿张开,配合着实际状况而插入、拔出,并且正在微笑着。 真的是存心不良,很有技巧的令女人感到着急。对于他这招,我实在是无法应付,因此,连续二天我都接受他的插入,忘记了身为人妻的面子,完全陶醉在他的淫慾当中。 「啊啊……真的已经……」 「讨厌啦!」我兴奋的全身通红,已经是到了忍耐的最后界限。 于是,他又抱起两脚,变成了中腰,很不在乎的面对我。一边说着,一边以巡环的方式滑过阴唇的周围,显得是那么的精力充沛。 「啊,讨厌啦,再用力一些……」 脸部表情显得疯狂,汗水及泪水渗杂在一起,两脚则围绕在他的腰部。好像是柔道摔跤般,将他拉扯过来,使阴茎被腔处给吸住。已经是不能离开,属于我的了…… 我以沙哑的声音吶喊,整个身体如同是痛苦般的扭动起来。于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阴茎插入我的大腿间。 「色情的太太,噢,噢……」侵入腔深处的肉块的顶端整个膨胀起来。 配合着节拍,我的身体如同是打隔儿般的抽筋,压迫他的阴茎,同时流出了女人的淫液。 当他的肉棒插入、抽出我的阴道时,如同是抽水机向上吸一般,淫液溢了出来。粘答答的液体发出了「嘶嘶」的声音,并且沾满了他的阴茎。 和他不伦的恍惚状态始终是留在身体的核心部位,从腔深处不断的流出粘答答的淫液出来,我用卫生纸擦了好几次才擦乾净。 于是,我期待着……(明天,或许他会来吧!) 完全吸收他精液的身体,迎接黄昏的到来是我每天一定要做的事(指等待丈夫下班回来)。 但是,这一天却是令我非常的不愉快。也就是说,他没有回家,结果是︰ 「我到附近来办事,顺便过来看看你……」说着,突然内弟直也出现在我眼前。 我整个人显得非常惊慌,「我们……」我于是说︰「稍为等一下,拜託。」 「没有这么说。」 「家里有点乱,请进。」 于是,马上将铺在沙发上的浴巾收起来,捲一捲并且放到洗衣机里面。拉上窗帘,準备要打开会户时,直也已经坐在沙发上。 「不用客气啦,大姊,就这个样子很好。我还没有吃饭,能不能请你到附近麵包叫点东西来?」 「哎呀,是这样子啊,我马上去订寿司便当……」 「不必麻烦啦,大姊。」 「奇怪,好讨厌的直也。」 「事实上,我老早就来了。」 「啊!什么时候?」 「这,嘿嘿嘿……大概是三十分钟以前。我很清楚,所以,没有按铃,只是敲敲门而已。于是,听到了奇怪的声音,但是,发现了重大事情,我便向不熟悉的管理员借了钥匙,大姊。结果发现里面有客人,为了等到你的客人回去,我便到附近的中华麵店去吃中饭,然后等着……」内弟于是意义深长的笑了起来。 内弟将视线停留在我的裙子上,然后,我看到他的视线转移到我的大腿处,令我打了个寒颤。 (好像是被看透了,我该怎么办呢?) 对于完全混乱的我,内弟似捕获到猎物的猛兽一般,用有自信的口气追打着道︰「喂,大姊,你的大腿已经是湿透了,形成了小水,好像是粘答答,太难看了,赶快擦一擦嘛……」 「哎呀,真对不起!」 「不管对得起、对不起,最好是擦一擦。是被刚才那个男人所注射进去的淫液吧?大姊。」一边说着,一边内弟突然将我的裙摆捲起来。 「哎呀,好厉害啊!没有穿内裤,屁股光溜溜的……」 真的是非常无耻的内弟。(这下子,我和丈夫的关係完蛋了。) 我完全不知要如何解释,于是将两手压在那儿。 「别胡说,请你回去。」我整个人一片混乱。 「你要我回去,那么我就走了。」已经看穿我的内弟,带着威胁的口气说︰「可以啊,要我回去可以,我只要问你关于和刚才那个男人胡搞的经过,我大概知道一些,了解之后,我就回去。」 真的是令人讨厌的内弟,如同是勒住我的脖子一般,表现出那种猥亵的说话方式。 「这个男人嘛,就是从二个月以前开始跑外面银行的外动人员,大姊在上班时和他搞过好几次……大姊你和他上了床嘛,我最近也是想女人想的要死……他要求我的肉体。这种事情,我不要……」 脑中一片混乱,血液在沸腾,我逃入自己的寝室。直也从后面追来,将我紧紧的抱住,两人于是倒在床上。 「来吧!大姊,镇静一点……请你了解,我是不会说的。因此,没有关係,我们做吧!」内弟就躺在床上,然后脱掉裤子,取下领带。 「大姊,对不起,请用卫生纸擦乾净,我不能接受那个银行职员所留下来的东西。」 如果我拒绝他的话,他一定会将我的不伦告诉丈夫。我没有办法,只好拿来卫生纸。 「喂!全部附着在上头,所以让我看不到你擦拭阴道。从最前面来让我看一遍。」 真的是厚颜无耻,强迫别人做见不得人事情的内弟。我不知道他是这么坏。 内弟掉转我身体的方面。被迫仰卧的我,和刚才他在时完全不一样,非常害怕的一边发抖,一边用卫生纸擦掉粘答答的淫液。 「喂!大姊,身体别那么僵硬嘛,放轻鬆点。对,就是这样,慢慢将大腿张开。」 一边如此说道,一边发出狰狞的假笑,并且开始抚摸我的阴毛,然后将脸靠近。 「大姊,刚才太厉害了!那个银行职员始终是被锁得紧紧的。如此的充血、鲜红,那个男人真的是讨厌啊!」一边如此的说道,一边用手开始玩弄裂缝。 「那个时候的大姊,太厉害了,比外国的色情录影带还要精彩的演出……」 「别再说了,拜託你。」 「呜……哈!哈!哈!要停止是吗?大姊所谓的停止,不就是希望快点插入是吗?」 我如同是被野兽逮到的小羊一般,闭上眼睛,用双手遮住脸。如果要内弟保持缄默的话,只有忍耐,没有其他的办法。 我是一点也不觉得悲伤,因为我原来就有色情的慾望…… 但是,和内弟作爱还是令我觉得不舒服,关于这点虽然是觉得有些可惜,但「啊……啊……嗯……啊……啊……」之后,发不出声音般的震惊穿透了身体,非常舒服的感觉、或是压力,令我的呼吸几乎是要停止。 「怎么样,我的大肉棒也不差吧?来吧,我就照你所喜欢的动作做看看,来吧!快点……」 内弟一边支撑我的屁股,一边很有技巧的插入阴茎,挺动腰部,并且上下律动起来。这个时候,我整个人向后仰。 「啊……哈……嗯……啊哈……嗯……」如同是动物痛苦呻吟般的声音,从喉咙深处迸出来的快感,我按捺不住的将手绕住直也的脖子。 「啊,太厉害了!直也……非常舒服,啊……好像是达到高潮!」我终于摆出希望他能再插入深一点的姿式。 「啊啊……我不行了,达到高潮了……」不由得发出呻吟声,用尽全力抱紧直也。 即使是这样,直也并没有射精。难道在我的腔中,并没有使如钢铁般坚硬的肉棒抽动起来吗? 我好像成了内弟的俘虏,极为按捺不住的充实感,使得我一半处在失神的状态中。 那一天,他并没有在我体内射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