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大唐双龙之母女通吃篇
大唐双龙之母女通吃篇
话说徐子陵功成身退,携神仙美眷归隐之后,过着啸傲山林,不羡鸳鸯只羡仙的逍遥日子,而且与娇憨的绝色佳人石青璇日日癡缠,合籍双修,武功进境也是一日千里,甚至比徐子陵与寇仲在一起时进境还快得多,毕竟他和石青璇是真正的形影不离,而且石青璇本身的天分和修为也很高。 但有一件事却是他们的在喉之哽,原来江湖上盛传碧秀心被石之轩以《不死印》害死的说法其实不尽然,碧秀心其实只是被耗尽心力脑力而已,当然,如果不是霸刀岳山就隐居在侧的话,她也只能香销玉殒,因为岳霸刀正好有一块可以保住人的生机的「九天玄玉」,在碧秀心看《不死印》致吐血晕绝时,他拿来让石青璇放在碧秀心的口中而使碧秀心保持在植物人的状态,徐图医治,这也是石青璇最终还能原谅石之轩的原因之一。 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石青璇已经想出了救治母亲的办法,就是用一种充满生气的真气激起她的生机,并用多种锺天地灵气的灵药补足由于当年由于郁结而虚弱的身体,尤其是脑部,不是一般的四季补药能补起来的,况且还要恢复武功r。而徐子陵的长生气恰恰是天下最有生气的真气,但是由于涉及脑部,所以真气必须练到收发自如,控制由心,意到气到的神化境界,而徐子陵虽然已达大宗师的境界,但还不能做到意到气到,总是气在意后。所以他们决定携手畅游天下,边採药边练功。 舒心的日子当然过得飞快,一晃三年,他们游遍了天下的名山大川,救碧秀心所需要的各种仙草灵果也採集齐全,徐子陵的长生真气也已练到凌空虚度,意到劲到的境界,足以胜任救人工作,所以他们也罢游回到了家里。这天早上,他们并肩坐在一株高大的枫树巅上观日出,只见徐子陵一袭蓝衫,面白如玉,貌胜子都尤多三分英气,仿若二十许人,石青璇一套白色衫裙,随风飘飘,肤若凝脂,秀髮披肩,貌赛仙子。他们并肩而坐,相依相偎,衬着漫天鲜艳的朝霞,仿若神仙中人。 这时,石青璇在徐子陵耳边吐气如兰说道:「呆子,我们明天就开始医治娘亲好不好?」一声「呆子」勾起了徐子陵的顽心,只见他抱拳作飞道:「小生一切悉听娘子吩咐。」 石青璇一噘樱唇,正想大发娇嗔,可是徐子陵的魔手已经到了她的腋下,稍稍一动,她就花枝乱颤的倒在了她相公的怀中,一阵如兰似麝的幽香钻进了徐子陵的鼻子,令他一阵头晕目眩,禁不住低头吻在了石青璇温润的樱唇上,石青璇身子骤然一僵,随即发热,软在了徐子陵的怀中,芳唇微翕,丁香暗渡,与徐子陵的大舌纠缠在了一起,不瞬间,她的喉里发出了微微的呻吟。「嗯~~~嗯~~~嗯~~嗯~嗯~~~~嗯,呃」 此时,徐子陵修长的大手已经顺着她左腰侧的曲线那座覆碗形的小山,随即就在那坚挺的玉乳上一阵轻拢慢捻,长生气的丝丝热气透衣而入,刺激得石青璇一阵酥麻直冲脑际,禁不住织首猛仰。「嗯~~~~~~~~」 徐子陵的大嘴失去目标,顺势吻在了她修长光滑的玉颈上,粗糙的大舌微微一舔,使得石青璇全身一紧,檀口微张。「啊~~~~~」 而同时,徐子陵的右手也没有停止对她胸前双峰的袭击,食拇二指夹住了发硬而突出绸衣的小豆轻轻捻动,而整个手掌仍然缓缓揉动,体会着那洽盈一握的双峰传来的柔软如绵却又弹性十足的奇妙感觉,嗅着爱妻身上的淡淡幽香,听着伊人微微的诱惑十足的喘息呻吟,徐子陵不禁脑袋发热,想来一个天被地床,而此时,石青璇已经神智模糊了,脑海里那唯一的一丝清明使她下意识的轻声呢喃:「呆子,回家~~~~~~~~ 回~~~家~~~」 徐子陵爱怜的看了伊人一眼,脸上飘出一丝神秘的微笑,突然双眼神光暴射,全力施展天视地听,发现不出所料,方圆五十里内没有人的气息。而后低头在石青璇的耳边轻轻说道:「青璇,这次我们就在这儿好不好,嗯」 然后顺势在她小巧玲珑的耳朵上舔了一下,再吻住她圆润的耳珠,忽轻忽重的吮吸,石青璇随着他的吮吸不断的扭动身子,根本不能思考判断,下意识的点点头,因为在她的潜意识中徐子陵总是对她好的,没想到这次被算计了一通!!! 徐子陵的大嘴再次转移目标,轻轻的吻上了爱妻的额头,然后眼睛,鼻尖,最后唇舌再度纠缠在了一起,他左手搂住伊人,缓缓的解开了爱妻腰间的缎带,拂开衣襟,再熟练的褪去贴身的小衣,使爱妻胸前的一双玉兔傲然挺立在朝霞中。忽然,他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他从来没想到伊人的双峰在朝霞中会是如此的美丽,只见那恰盈一握的覆碗双峰上肌肤晶莹剔透,在鲜艳的朝霞中泛出耀眼的光芒,峰顶淡红色的一小圈乳晕上,两颗红豆大的粉红色乳头傲然挺立,在朝霞中,艳丽无匹,给徐子陵一种既神圣又诱惑的感觉。 他一愣之后,急切的埋头吻上了佳人的右乳,牙齿轻啮,舌尖急舔,嘴唇猛含猛吮,贪婪的享受这绝世圣品,享受吞噬的快感。他的左手更绕过伊人的攀上了左边的玉峰,体会那光滑如缎,温润如玉的触觉。右手抚上光滑平坦的小腹,绕着娇嫩的玉脐画圈,食指还不时去挖弄那浅浅的浑圆的梨窝。 一波波的快感像潮水一样涌向石青璇脑际,使得她不断的颤抖,她感到整个乳房和乳头都在不断的发胀,彷彿要膨胀到把天地间全塞满,脑海里不断幻出五光十色的綵带,彩虹,彩云,把整个脑海全充塞满了,檀口不由自主的发出极其诱人的呻吟。 「啊~~~~~~嗯~~~~唔~~~~~~~~呵~~呃~~~~~~」「呆~~~子~~~,你~~嗯~~真~~~唔~好~~」「啊~~,子~陵~~,嗯~~~我~~唔~的~~好~~呃~~郎~~啊~夫君,人~家~~爱~死~~唔~~你~了~~~!!!」 一些平时难以启齿的话,此时也随着胡言乱语溜了出来。忽然,她感到小腹下面一阵发凉,神智也随之一清,原来是徐子陵的右手终于越过了平原,悄悄地褪下了她早已被自己的玉露沾湿的衬裤,让她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只见她整个人如羊脂白玉经鬼斧神工精心雕琢而成一般,现在正泛着淡淡的桃红色,堪称毫无瑕疵。 徐子陵这时也脱下他的蓝色长衫,只着一身纯白的中衣,怀抱佳人,缓缓飘下树来,依次把自己的长衫和爱妻的衣服铺在厚厚的,鲜红的枫叶上,再把佳人轻轻放下,顺势侧躺在她身旁,只见爱妻柳腰纤纤,浑圆的臀部微微翘起,修长的一双玉腿随意屈起,脸上依然嫣红如胭,长长的睫毛下翦水双瞳泛起波波异彩,正深情的望着他,似乎还带着一些暗示,他的右手爱怜地抚上她的玉颜,她乖巧的阖上了双眼,红唇微嘟,徐子陵赶紧覆上了它们,右手则抚上了爱妻的大腿内侧,轻轻揉动。「唔~~~~~~~」 石青璇织首们往后仰,双峰向上一挺,徐子陵不得不被「顶」了起来,左手马上忙碌在双峰之间,右手则攻城略地,来到了玉腿尽头,伊人的玉腿下意识的微微分开,尽显内中大好春光,只见一小片乌黑的耻毛柔顺的贴在微微隆起的阴埠上,而下面丰腴的粉红色玉门上则光洁如玉,此乃异相,紧闭的玉门正浸出丝丝玉露,浸出的玉露清澈如水,而不白浊,此又一异相。 徐子陵轻轻剥开玉门,只见内中嫣红的小仙女正微微的一张一翕,而小仙女顶端则有一粒红豆嫣然挺立,他顺势找上它抚弄起来。 「嗯~~~,呆~~~子~~~,唔~~~,坏~~~蛋~~~!!!」 石青璇一阵颤抖,唇间又呼出了迷死人的呻吟,听得徐子陵脑袋热上加热,索性伸出右手修长的中指往羞涩的小仙女中探去。 「唔~~~,嗯~~~~~,啊~~~~,美~~~~~~」随着石青璇一阵满足的歎息,徐子陵闯关的中指立即被紧紧包围,勇往直前的中指突破了一层屏障又一层屏障,层峦叠嶂,无穷无尽。此乃第三异相,从这三种异相,曾经是扬州双龙之一的徐子陵当然知道上天是多么的眷顾他,让他拥有这样一个绝世尤物,从而让他更加怜爱她。他的中指以不同的节奏不断的重複着相同的探险过程。 极度的快感让石青璇不断的把织首后仰,扭动娇躯,频抬粉臀,去迎接更大的快感,樱唇微翕,飘出丝丝腻人的呻吟。「啊~~~,美~~~啊~~~~,唔~~~~」 「子~~~陵~~,唔~~,快~~一~~呃~~点~~~」 于是徐子陵只好强忍着腹下玉龙的躁动,不断的上下其手,用嘴吻遍她的全身,大拇指并按上了小仙女上的那颗红豆。致使石青璇疯狂的摆动织首。「啊~~~,好~~郎~~~君~~,真~~~唔~~美~~~」 「呃~~,不~~~行~~了~,呆~,我~~要~~~给~~你~~了~」「啊~~~~~~~~~~~」 一声如凤鸣九天的清脆呼叫,石青璇娇躯一阵痉挛,一股也是清澈如水的玉露急涌而出,喷了徐子陵一手的幽香。然后她香喘吁吁的软在了衣服上,羞涩的阖上了双眼,脸上桃红一片,娇躯覆上了一层细密的香汗。徐子陵温柔地拥上了她,热吻如雨点般落遍了她的全身,俄顷,她主动的拥紧了,献上了香吻。唇分,她探出纤纤玉手,温柔的除下了夫君的衣服,抚上了那条弹跳而出的亢奋玉龙,那纤纤玉手堪能握住的玉龙热的烫手,坚硬如钢! 龙身白玉一般,双手握上还探出一只赤红的龙头。她微一套动,就令徐子陵脑中轰的一响,再也忍不住了,稍嫌粗暴的把爱妻压在了身下,再把她的玉腿屈起分开,那泛出桃红的玉门就稍稍张开了小口,他忙举玉龙相就,在玉门上一阵磨娑,那灼人的龙头令石青璇一阵颤抖。「哼~~~~,哦~~,啊~~~~~」 「青璇,我要进来了。」 「嗯~~~」 一声诱人的呻吟,徐子陵如奉纶音,龙头急切的钻进了小仙女中,但马上被紧紧的包围住了,互相都被对方的热度烫的一颤,玉龙的行程并不顺利,前面有千重屏障,万道帘幕,一重又一重不断的刮过龙头,令他爽在龙身上,酥在骨子里。错非是他徐子陵,要是别人怕不马上就缴械投降,终于到达了终点,那紧窄的感觉让徐子陵一阵心悸,而且龙头顶在花心上,马上就被那张小嘴紧紧的咬住,龙身随即也被咂的更紧。「唔~~~~~~~~」 一声满足的歎息,石青璇双眼迷濛,浑身一颤,那花径深处的小嘴又咬了他一下,让徐子陵浑身一僵,差点一泻千里,赶紧深吸一口气,俯身吻住那嫣红的双唇,双手捉住一双玉兔,不住揉捏,下身也缓缓挺动起来,并不断的旋转,一波波的快感不断的同时袭上两人的脑际,徐子陵不禁跪坐而起,加快了挺动的速度,石青璇更是娇躯狂扭。「嗯~~~,郎~君~~,呃~~,好~舒~~服~~啊~~~」 腻人的呻吟,美不胜收的娇躯,再加上她那万难挑一的玉门,确是男人爱不释手的恩物,徐子陵不觉把长生真气导入了胯下蛟龙,使其灼热如火,烫得石青璇织首猛摇,秀髮飞舞,胸前一双玉兔更是活蹦乱跳。「呜~~~呜~~~呜~~呜~~~~,好~~~美~啊~~~~」 「啊~~,呆~~~子~~,唔~~,你~~~真~好~~~」 难的一见的浪态更让徐子陵双目冒火,猛地一把扣住她浑圆的翘臀飞速的挺动了起来,只捣得玉门处鲜花怒放,玉露飞溅。如此持续了两刻钟,只见石青璇织首乱摆,贝齿紧咬下唇,黛眉轻皱,轻声呢喃。「啊~~~唔~~哼~~~嗯~呃~~~~」 「呆~~子~~,人~~~家~唔~~~不~行~~了~~~呃~」「人~~家~~~啊~~~~要~~~给~~呃~~你~了~~~~」「啊~~~~~~~~~~~」 一声高昂的凤鸣,随着徐子陵的一下深入到底,石青璇全身挺直,一股烫人的玉露从花心深处浇在了徐子陵的龙头上,灼的他浑身一颤,随即一阵哆嗦,猛的俯身含住一只玉乳,生命的精华随之喷薄而出。「啊~~~~~~」 那灼人的温度让石青璇一阵颤抖,再一次攀上了高峰。随即,两人软软的拥在了一起,徐子陵并轻轻的吻在了爱妻的如花娇颜上。 俄顷,徐子陵双目神光一闪,只见所有的衣物都紧紧的附在了他们身上,他搂着娇妻轻飘飘腾空而起,升到离地二十丈左右,随即疾若流星的飞向幽林小筑的方向。这即是徐子陵长生真气晋至的新境界--凌空虚度。 不一刻,他们已经躺在了床上相拥小憩,只见石青璇嘟着樱唇,葱白的玉指点在徐子陵地额头上,正大发娇嗔:「哼,你这个大坏蛋,竟乘人之危,挑引人家跟你行那野合之事!」 「夫人冤枉啊,我事前可是征淂你的同意的。再说,在绝对自然的环境中行使人的自然之性,何尝不是妙事一件吗?青璇难道没有体会出来吗?」 如此一说,令石青璇隐约记起自己似乎是点过头,脸上不禁一红,再一想刚才的妙处,脸上就更热了,赶紧背过身去,顺便抛下一句话:「哼,坏蛋,不理你了。」 无奈之下,徐子陵只好使出温柔手段,轻轻环住娇妻的柳腰,温柔的吻在了她的秀髮上,顺便贪婪的嗅吸伊人幽幽的髮香。不瞬间,石青璇转过生来,翦水双瞳温柔而深情地望着他,纤纤玉手抚上他的脸颊,幽幽说道:「呆子,别闹了,快调息一下,过午还得商量医治娘亲的事呢!」 说着,玉手轻轻抚上他双目,帮他阖上眼睛。她自己也盘膝坐起,凝神调息,徐子陵也只好运起《长生诀》,心意刚起,全身真气就已经澎拜游走起来,这即是长生真气练到意到气到境界的现象,是意气同行,而不是意导气行。 瞬间,徐子陵已恢复了刚才激战引起的微复其微的疲劳,睁眼看见娇妻还在调息,宝相庄严。于是飞身出屋,到山上摘了一些鲜美肥硕的水果,以资午餐食r用,其实徐子陵已到辟榖的境界,而石青璇虽已不食人间烟火,但还需不是吃些水果,尤其是刚才又「激战」了一场,于是他也就时常陪着爱妻进一些鲜果,相濡以沫,乐在其中。 他回到石屋时,石青璇正好调息醒来,依门微笑相应。于是他们就在那门前小溪旁新起的小亭中相对而坐,边享用鲜果边商量医治娘亲的细节,不知不觉已是繁星满天,玉兔高挂的时候,医治碧秀心的细节也商妥当。夫妻俩又携手来到后山瀑布处的石洞里準备探望「熟睡」的娘亲。 幽林小筑后洞有一大六小五间石屋外加一间地下密室,而碧秀心就躺在密室中央的一张玉床上,小谷外的坟只是掩人耳目而已,他们关掉机关总闸,安然通过鲁妙子所建的重重精妙机关,双双来到母亲的玉床(这玉床也是鲁妙子精心打造的,除蟠龙雕凤,美观异常外,它的最珍贵的地方是能聚气--聚天地之间的灵气以滋养躺卧其中的人,岳山和鲁妙子--这两个当年碧秀心的忠实仰慕者,为了留住碧秀心的这一缕芳魂可谓费尽心机!)前。只见碧秀心玉床正中,山峦起伏,曼妙绝伦的娇躯给人一种空山灵雨,飘飘欲仙的感觉。 玉颜与石青璇至少有九分相似,眉似远山,目如秋水,琼鼻瑶口,玉肤剔透,与石青璇一样美到了极至看上去也似乎只有二十岁许。只不过石青璇平时一脸娇憨,充满小儿女态;而碧秀心却是黛眉微拢,一副沉静的美态,不愧是能令「邪王」都欲罢不能的尤物。 两人在床前呆呆的望了母亲一会儿,稍慰心中的孺慕,即退出密室,稍息一会儿就开始準备救治工作,曙光初露,他们就开始了救治工作,因为这时也是一天中生气最盎然的一刻,而密室中自有与天地之灵气相通之法,而且天光通过各种聚集反射装置也能透进来,使整间密室的空间与置身空山茂林中并无区别,只见石青璇先取出母亲口中的九天玄玉,再把玉盆中用万年灵石玉乳培养的仙草灵果和着灵石玉乳按特定的顺序餵入娘亲口中,天材地宝确实不凡,入口即化,顺口而下。再由徐子陵用长生真气替她推动药力,激发生机。由于要激发生机,为了万无一失,却须徐子陵运足长生真气与岳母赤裸相拥,让盎然的生机直接刺激岳母,并用长生真气的柔劲拍击岳母的全身各大要穴,尤其是头部各穴,起初徐子陵并不完全赞同这种治疗方法,但石青璇认为只要存心正即可俯仰无愧,他终于耐不过石青璇软磨硬泡,答应了她。就这样连续拍击了七七四十九个时辰。这中间碧秀心的体温从无到有,从低到高;心跳和呼吸也是从无到有,从弱到强;肤色也逐渐变得红润,可谓一切正常,可她就是不恢复意识而醒过来,直到足足四十九个时辰她才「嘤咛」一声睁开了双眼。 而此时徐子陵已经大汗淋漓了,虽然他已经是先天辈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但连续全力运功四十九个时辰,而且还要忍受与岳母那极度诱惑的曼妙赤裸娇躯全面相拥的刺激,他还是有点吃不消。但现在他却极度兴奋,毕竟起死回生这种闻所未闻的奇迹在他手上实现了。他双目闪闪生光的盯在岳母的脸上,忘了现在的姿式十分不雅,而石青璇却不管这些,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喊:「娘」,已经扑在她娘身上泣不成声。而看着她的碧秀心深邃的双眸中却是一片迷茫,随即双目精光四射的看了徐子陵一眼,一脸平静的阖上了双眼。而这一眼却刺醒了徐子陵,赶紧跳下玉床,着上衣服,并拍醒石青璇为她娘穿衣,然后站在床边静候。 俄顷,碧秀心再度睁开了双眼,这次却带着满脸的激动和满眼的泪花,坐起身来,伸出一双玉臂紧紧的搂住石青璇,泣不成声道:「小青璇,苦了你了,我这么多年是不是一直在昏睡,你都长这么大了?」 石青璇泣不成声,只是点头和摇头。感人的场面令徐子陵也眼眶微润,同时也深深的佩服这位当年的风云人物料事如神的高绝智慧,她对出现眼前场面的原因的猜测简直有如目睹,不愧是当年慈航静斋最杰出的传人。良久,还是碧秀心先收住轻泣,望向徐子陵道:「这位应该是贤婿吧!」 徐子陵赶紧行礼如仪道:「小婿徐子陵,见过母亲。」 「贤婿不必多礼。」 当下,一家三口移座到上面的大石屋中闲话家常,徐子陵并一边调息恢复,一边解说江湖上这些年的风云变幻,当碧秀心得知这些年的一切变化,不由感歎世事无常,却也为得佳婿如此而欣慰。一番畅谈,又是乌金西坠,玉兔高挂。食过水果,各自回房休息,石青璇却要与娘亲同榻而眠,承欢膝下。 日子平静的过了半个月,但是一家人之间的气氛却越来越彆扭,因为,碧秀心假死时,石青璇才十几岁,也就是说碧秀心假死过去时才三十刚出头,现在她甦醒过来,心理应该算三十(生理就更年轻),比现在的女儿大不了几岁,比女婿就更相差无几,可算是同龄人,但平时的言谈和举止却又要有母亲的架子。这种差距很令碧秀心苦恼,她也就越来越少言寡欢。这种情况看在徐子陵和石青璇眼里非常难过,这天晚上他们一场大战完毕,石青璇偎在徐子陵怀里,春葱玉指在徐子陵结实宽阔的胸膛上画着圈,皱着一双好看的黛眉,嘟嘴说道:「子陵,你一定要想法让娘亲快乐起来,娘亲生下来就没有快乐过,现在一切都风平浪静了,我们一定要让娘亲快乐起来。」 「可是我也也想不出什么办法,你们女人应该更了解女人吧!」。 「对了,爱情,只有爱情才能让母亲快乐起来,别人我不放心,就是你了,死呆子,你一定要把娘亲追到手。」 「什么?」 徐子陵被吓了一跳,这美娇妻的想法还真新奇,或许她当初让徐子陵赤裸疗伤时就料到了会有今天吧。徐子陵感到落入了某人的套中,但他心中却隐隐约约升起一丝喜意,让他心中一凛。当晚,徐子陵又半推半就的屈服在了爱妻的嘴下,毕竟徐子陵也不是行事拘泥于世俗的人。 从第二天起,徐子陵就经常单独陪岳母聊天,石青璇经常藉故溜走,而碧秀心的欢笑也渐渐多了起来。平心而论,徐子陵确实称得上是世上最有魅力的男人,因为天下最顶级的两位美女都爱上了他,以师妃暄「剑心通明」的境界尚且爱上了他,碧秀心的「心有灵犀」即使再加上岳母的身份阻力恐怕也抵挡不住。 这样又过了半个月,这天,徐子陵又和岳母聊起了他闯蕩江湖的奇经异历,当说道跟师妃暄的一段奇情时,碧秀心十分的惊讶,惊讶于以师妃暄剑心通明的境界居然还会对徐子陵动心,实在令她难以置信,虽然这几天她也有点心神蕩漾,但是她认为那是她没有刻意把心灵保持在心有灵犀的境界的缘故。于是她运起心有灵犀,让徐子陵运足长生真气,用精神与她的精神全面接触,试一试能不能让她止水不波的心境蕩起一丝波澜。 当徐子陵的精神向她捲过去时,令她全身一暖,脑海里幻出一幅仿若蓬莱仙境的图画,空山灵境,鸟语花香,仙草丛生,点尘不染,让她不知不觉心生嚮往。念头一转,却令她悚然一惊,这心生嚮往不就打破了心有灵犀的境界吗,不禁强运真气,想驱走这恼人的幻想,殊料十年的病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而她却又运气太急,结果樱唇一张,喷出一口鲜血,闭气晕绝了过去。害得徐子陵赶紧收功r扶住她欲倒的娇躯,抛开一切顾虑,对着樱唇就是一口真气度了过去,同时右手扶住丹田输过一股沛然的阳和真气。 长生真气确实不凡,几息时间,碧秀心就睁开了双眼,徐子陵近在咫尺的双目就正好与之对上,一时间,徐子陵只感觉,那深邃的双瞳,似乎要把他的全心全灵都吸进去,不知什么的,他突然想起了那天为碧秀心疗伤时的旖旎风光,不禁脑际轰然一震,大舌不受控制的伸进了碧秀心毫无防备的檀口里,寻着那温腻的丁香小舌不住的纠缠挑引。 碧秀心可以说是没有过任何的欢好经验,平生唯一的一次就是被石之轩强姦的那一次,而那一次她却是一直处在昏迷之中,归隐以后就再也没让石之轩碰过她,而心有灵犀的禅心明境又刚刚被徐子陵打破,禅心不稳,所以当徐子陵温柔的伸过来钩住她不断的纠缠吮吸,再加上丹田上的一只大手缓缓揉动时,她只知道脑海里轰的一声,就迷失了自我,被徐子陵抱起放到了玉床上也不自知。 把碧秀心放到了玉床上以后,徐子陵就蹲在了床前,温柔的大嘴雨点般的吻遍了她的额头,凤眼,瑶鼻,檀口,耳朵和玉颈,右手隔着衣服抚遍了她浑然天成的一双修长大腿,左手却始终坚定的握住了碧秀心的纤纤玉手,彷彿是在源源不断地传输勇气和力量给她。一系列的动作让碧秀心浑身酥麻,从鼻子里哼出几声腻人的呻吟:「嗯····」。而徐子陵却发现碧秀心的耳朵背后和腿弯十分敏感,一碰她这两个地方,她就会一阵颤抖,甚至娇呼出声。 渐渐地,碧秀心的身上越来越热,玉靥也染上了一层深深的桃红,徐子陵的双手也轻轻的覆上了碧秀心挺拔饱满的玉峰,却被碧秀心的手紧紧按住,小嘴里断断续续的说道:「不····要··,啊·,子··陵·,不··可·以···,嗯··,呃···」。却是被徐子陵的大嘴紧紧的封住了,一轮吮吸又让碧秀心迷失了自我,执着的玉手也渐渐鬆开了,徐子陵的手现在才体验到碧秀心的丰腴,一对坚挺的玉乳至少比石青璇的恰盈一握大上三分,隔衣握在手里感觉特别柔和,而弹性却又不输给任何少女,实乃人间极品,随着徐子陵地轻搓漫捻缓揉,那一对玉乳,似乎又涨大了一分,而且更加坚挺,更有弹性,更热了正中间也突起了一颗硬硬的小豌豆,徐子陵时不时的去捏一下那颗豌豆,碧秀心就是一阵颤抖同时娇吟出声:「啊···,哼·,嗯··呵····」,曼妙的娇躯并不断的扭动。 徐子陵的大嘴也不闲着,吻住碧秀心玲珑剔透的小耳朵,还不住的伸出舌头刺激她的耳朵背后的方寸之地,鼻孔却不断往她耳孔里吹进温热的气流,直使她完全迷失了自我,再空出右手轻轻解开了碧秀心腰间的缎带,褪下丝袍,让碧秀心半裸出来。比丝缎更光滑润洁并泛出桃红的莹白肌肤,让徐子陵迫不及待的下出魔手扶弄玉腿,上伸大舌,舔拭酥胸,强烈的刺激让碧秀心娇躯猛往上挺,螓首后仰,一波波的快感冲击的她完全失神。徐子陵却乘机上下其手,完全解除了自己和岳母身上的遮掩,赤裸的碧秀心更美的让徐子陵惊讶,丰挺圆润的笋型玉乳顶峰,小小的一圈一圈淡红乳晕上,豌豆大小硬挺的乳头如红宝石般娇艳夺目,配上平坦的小腹,纤纤的柳腰,丰腴圆润的翘臀,修长温润的玉腿和玲珑精緻的三寸玉莲,直令徐子陵血脉膨胀。 雨点般的吻遍了碧秀心的全身,双手攀上玉峰,那光滑如缎,温润如玉的感觉令他魂为之销,两团软玉在他手中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峰顶双豆也在他的揉捏下更加硬挺,极度的刺激使碧秀心全身颤抖,不断的呻吟出声:「嗯 ···,啊···,哼·,啊···」 而徐子陵现在双眼盯上了碧秀心完美的玉门,比石青璇更加丰腴的阴埠莹白如玉,一小片乌黑油润的倒三角形毛髮柔顺的贴在小腹上,而玉门的两旁却只有一目可数的几根点缀在上,紧闭的玉门口已经浸出了丝丝和石青璇一样清澈如水的玉露,正想更彻底的看清清楚岳母神秘的方寸之地。碧秀心却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探视,或者是下体的丝丝凉意使她回覆了一丝神智,她伸手隔断了徐子陵的视线,喃喃说道:「不行,子陵,你快出去,我是你岳母,我们不能再错下去,你··」,下面的话却被徐子陵一个温柔的吻封了回去,唇分,他看着她的双眼温柔诚挚而坚定的说道:「岳母,只要你能快乐起来,其他的我们都不需要去理会它!」 没等碧秀心提出抗议,他的大嘴又落在了右边的玉峰上,一口含住,猛力的吮吸,并牙齿轻啮,舌尖舔拭那顶峰的宝石,从未感受过的异样刺激再一次令碧秀心迷失了。随着徐子陵大嘴的不断下移,快感不断的在她的体内聚积,她狂猛地摆动螓首,彷彿想借此宣洩掉那过多的快感,却不能如愿,当徐子陵轻轻分开她的玉门,拇指按上那精緻的小仙女上硬挺的红豆时,她全身一僵,伴随着一声高昂的娇吟:「啊··」,攀上了第一次高峰,小仙女一张一翕的缓缓吐出了也是清澈如水的玉液。 看到她软软的躺在榻上,娇慵无力的美态,徐子陵俯下身,温柔的吻上了她香喘吁吁的樱唇,她的一双玉手情不自禁的搂住了徐子陵有力的脖颈,享受温存,稍顷,右手把她搂在怀里,左手中指却慢慢地探进了那笔石青璇更紧窄的花径,刚一探入,碧秀心就是一阵颤抖,徐子陵的手指随即被咬得更紧,随着他的手指努力的旋转着往里探,一种系妙的感觉在徐子陵心中生起,与石青璇的个中滋味不同,碧秀心的花径中似乎有千万张小嘴在吮吸着他的手指,带来一阵阵电流传遍全身,用手指就有如此强烈的感觉,如是胯下骄龙就可想而知了。 徐子陵一阵激动,上天实在是太厚待他了。而同时,碧秀心何尝不是频频娇呼:「啊··,呃···,哦 ····,嗯··」,毕竟作用是相互的。 感觉碧秀心又陷入了迷茫之中,徐子陵缓缓把她放平在床中央,把她一双玉腿屈起分开,再跪到她的玉腿中间,拿起自己昂扬的骄龙以龙头在玉门上轻轻摩擦,体验其中滑腻温润的感觉,偶尔挑逗其顶端硬挺的红豆,惹得碧秀心频频娇呼。 当徐子陵忍无可忍,準备闯关时,碧秀心的玉手却又挡住了他,带着哭音说道:「子陵,不要,不能这样,求求你,把它拿开!」徐子陵只好轻轻把她的手拿开,俯身吻住温玉般的的耳珠,轻轻说道:「秀心,相信我,我们以后会幸福的!」而后蜂腰轻轻往前一挺,终于破关而入,碧秀心一双玉手却紧紧的搂住了他,娇嫩的玉靥上滑过两滴晶莹泪珠,徐子陵温柔的吻掉了它们,同时骄龙坚定的往前挺进。 虽然有足够的润滑,但由于碧秀心非常的紧窄,费了好大的劲,那一条骄龙才挺进到底,龙头小口与碧秀心的花心小口紧紧的吻在了一起,那种千万张小嘴在同时吮吸的滋味再一次传到了徐子陵的脑际,千百倍于手指的强烈刺激加上温暖紧窄的压迫,让徐子陵的龙身一阵酥麻,龙头频频跳动,精关蠢蠢欲动,赶紧深吸一口气并运转体内充沛长生真气才稳住了它。而极度的充实,灼热的温度,和着丝丝的痛楚更令碧秀心几欲疯狂,小嘴里还喃喃道:「哦···,原··来··啊·是 ··这·样···的··呃··」。 而这时,徐子陵又开始了动作,由浅到深,由轻到重往复运动令碧秀心为之魂销,频频扭动娇躯,挺动玉臀相就,秀髮飞扬,丝丝的胡言乱语随之飘出了檀口:「啊 ··,嗯·哼··,唔···,哦·,原···唔·来··可·以··这··么·舒··服··,唔···,子··呃·陵···,真·好··,啊···」。 而狂扭的娇躯,迷濛的双瞳,温暖的包围,紧窄的压迫,花径的吮吸,玉手的抚摸,同样令徐子陵为之疯狂,他突然虎吼一声:「啊··」,挺坐而起,同时把紧搂着他的碧秀心也带得紧贴他坐了起来,他一把握住碧秀心娇嫩浑圆的粉臀不断的抬起放下,龙头次次都很恨地撞在碧秀心的花心上,撞的碧秀心浑身酥软,脑海里不断的幻出五光十色,再被阵阵汹涌而入的快感电波炸成一颗颗色素,塞满整个脑际。 而酥胸被徐子陵结实的胸膛不断摩擦的酥痒也令她欲生欲死。终于,所有的快感在她体内爆发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娇呼:「啊········」,一阵痉挛所有的快乐化作一股灼热的玉液从花房深处浇在了正深深进入她体内的龙头上,浇得正处于崩溃边沿的徐子陵一声闷哼,浑身猛颤,双臂猛然一紧,灼热的精华夺门而出,涌进她尚在痉挛的花房,烫的她浑身无力,软软的挂在他身上。 一切都风平浪静以后,碧秀心躺在徐子陵怀里,红晕犹在在的玉靥紧贴在他宽阔的胸膛上,喃喃道:「子陵,你叫我以后如何自处?」 徐子陵左手搂住她,右手在她全身上下温柔的抚摸着,却答非所问道:「母亲,不,秀心,你爱我吗,我指的不是慈爱?」 碧秀心俏脸一红,但随即正容道:「自从,我看见我们的疗伤姿式时,我心里就有一丝悸动,,后来相处多了,我的就越来越不安定,要不然,我也不会总是单独和你聊天,别以为青璇丫头那点鬼心眼能瞒淂过我!」说着白了他一眼。 徐子陵被说得脸一红,正不知如何应对,石青璇却从门口闯了进来,脸上还带着红晕,可见不是刚来,她径直躺倒徐子陵的另一边,害得碧秀心满脸通红,赶紧拉过被子盖上,石青璇却伸手把他们两个都环住,说道:「娘,只要以后我们一家三口相亲相爱,其他的都不要去想它了,您从生下来就没有过过好日子,时间都耗费在了师门重任上,现在您终于爱了,也拥有了,以后就让我们好好的补偿您好吗?」 一番话说得一家三口都热泪盈眶,碧秀心轻轻点一点头,三个人紧紧的拥在了一起。从此以后,一家三口恩爱逾恆,「合藉三修」,其乐融融。